成都前空姐旅居荷兰 十年光阴写下“从前小桃园”
见习机长  发表于2019-1-26 17:20:01 阅读: 531 回复: 0
帮老姐姐的新书宣传宣传,不容易的,飞了20多年,现在按爱好做事了。

喜欢请支持,飘过。。。





2018-05-06   来源: 华西都市报



  一群善良简单执着的人,爱情是找一个人终老,守一个誓言过一辈子;亲情没以血缘为纽带,有缘走到一起就不离不弃;友谊是彼此内心的支撑,不受利益的驱使,受心的驱使。一群普通的人,活在普通的日常,不涉及权力欲望、不涉及金钱野心,靠爱和希望穿越各个时期、各个方向介入的波折,走完一生。大概就是那一天,想写这个故事。 ——姜明明


痴迷小说的她 写一本自己的小说

  姜明明属于六零后,读书时她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好学生,甚至有点叛逆。“整个初中高中,小说陪伴我成长。”父母非常反感她看小说,理由显而易见——影响学习。姜明明就把复习资料放在外面,里面夹着小说,在学校,她痴迷的小说被老师收缴了好几次。但她毫无悔改之意:“迷进去了,不看不行。”
  对小说的痴迷在心中种下梦,啥时候可以自己写一部小说?她先是无意识地写一些豆腐干小文,后来编故事的那种念头像当初看小说一样,“挡都挡不住。”
  对写作她的初衷很简单:“写起耍。”有人喜欢看电影,有人喜欢听音乐,她就喜欢写。有人一天不耍手机就难受,她一天不写就难受。当空姐后,她也随身带着本子和笔。当坚持被兴趣推动,注定能成就一件事情。
  爱看书,爱写,为《从前小桃园》的诞生奠定了基础。成为空姐后,除了飞行,剩下的时间都是自己的,让她有很多时间来想问题,经常在世界各地跑来跑去,让她见识了很多不同的生活,看世界,观察人,在思想和观念越来越多视角。她利用一切时间看杂书,涉猎广泛,包括《本草纲目》等医书,后来这些都用到小说里面了。
  她告诉家人:“无论十年二十年,就算拖二十年,我一定要把这个小说写出来,这个故事,我一定要写出来,不然它会呆到你心中,折磨你,你的记忆在那里,你的冲动在那里,推动着你,必须要用文字表现出来。”


辞职专心写作 她穿越到**

  小说选材很关键,她不想写民风民俗、饮食文化、地方史、游记,“那些有的是通过史料都查得到的,我想写一段生活,从内向外地写成都人,想写在旧传统、中华文化滋养下,走出来的一帮人,他们到底是在中华文化背景下,当问题发生时,他们如何去处理,他们的生活方式、爱情、亲情……”
  虽然身在海外,但她的心从来没有离开过成都,因为这是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也是真正写作的开始,她做了许多功课。“为什么不能有一本写老成都的小说呢?我对成都的老式生活印象非常深,闭起眼睛,以前的成都就在我面前。”从2005年发愿,中间断断续续地写作,2013年辞职,2015年年底小说收尾,整整十年。辞职后,她专心写作,起码保证一天写八小时,把小朋友送到学校,一回家,把家里赶紧收拾一下,就开始写作。
  日常生活安排都是以写作为主,以前周末是和家人一起,最后一年小说收尾的时候,她周末基本不参加活动,老公带着娃娃在外面耍,她就在家里静静地写作。
  2015年12月31日,《从前小桃园》最后一个字结尾,在新年的钟声敲响之前,写作结束了。
  对姜明明而言,这十年的写作有点像自娱自乐,一边写一边让自己回到曾经的老成都,感受所有的一切,是非常愉悦的过程。


老成都和老辈子 愿人人都有一个小桃园

  《从前小桃园》里,对老成都细节的描写活灵活现。这既来自于童年的记忆,也有通过和老辈子聊天时打听到的细节。包括对华生一个开相馆的姨爹的描写,“我其中一个姨婆的丈夫,就是开相馆的。”
  姜明明记忆中的成都,非常适合生活,非常恬淡,不急不躁,非常适合居家,温馨。她写这些东西的时候,有遗憾有失落,有些记忆都消失掉了。想把那些感觉写下来,希望有一本小说让这种感觉存在。“包括老街道,小关庙,奎星楼、科甲巷,盐道街,上北打金街,这些街道,如果改名世纪大道、中环广场,实际是在抹杀一些成都的特质。成都以前的院坝生活,很随意的,生活化的居住。当成小说背景来写,希望能够带给大家一些美好的回忆。”
  姜明明觉得,现代人的压力很大,社会关系复杂化。一些影视作品过分展示钩心斗角、斗智斗勇,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这些,“世道人心,你可以用那些方式去生存,去和别人争斗,但要把人性中真善美表现出来,人活在一个充满硝烟的世界中时,必须给他内心一个小桃园的那种宁静天地,为什么文艺作品不能以这种方式来表现呢?至少我想去写,这是我的三观。”
  《从前小桃园》,看到是旧题材,但当代人也可以受益,看整个的人生,受到的外力的压力,正如书的封面所写:“命是天给的,人给的,自找的……”
  “人与天(命和运),人与人(战争、各种社会关系)、人与自我(各类自我选择)的关系,虽然我写的爱情是**时候,但在爱情中遇到的波折,当代人一样会遇到,通过这个反观我们的生活,为什么要用争斗呢?为什么相爱就不能真正去爱,不能真正去付出呢?给自己留一个底线,倾情付出又如何?”

      目前的图书市场,读者很多,作者也很多,对自己的这本书,姜明明说:“我希望有人看,如果我呈现的东西能被世人所分享,从中感觉到什么,我会很满意。”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吴德玉




购书平台:当当、豆瓣、京东、文轩、亚马逊、四川文艺出版社网站,一线城市新华书店、文轩书城、布克书店和部分民营书店有售。

姜明明.jpg
书.jpg
回复

举报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使用高级模式,上传图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