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老文章]重视讽刺的力量——《连升三级》
三月桃花  发表于2006-6-5 21:16 阅读: 1208 回复: 2
《连升三级》第一次代表相声体裁被选进中学语文部编教材(初中第三册),运用讽刺夸张的手法,诙谐幽默的语调,让人们在喜笑怒骂的情趣中,获得一定的思想教育和美的享受。
    果戈理说过:“嘲笑是伟大的思想,它虽夺不了生命,也夺不了庄园,但是有罪的在它面前就象一只被缚起的兔子。”它让人们在戏谑的嘲笑中看到了严肃的主题;在冷峭的笑声中看到了社会的畸形、丑恶的灵魂。这种深刻的思想性来自讽刺的力量。
    单口相声《连升三级》采取说笑话的方法,叙述了一个接一个的近乎离奇的情节。一、相面:吃喝嫖赌、目不识丁的“狗少”张好古把相面的信口雌黄当作真话,出人意外地要进京赶考。二、赶考:天晚城门关了,一个偶然的机会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进城的难题,张好占狐假虎威混进考场。三、中榜:两个考官让房替考,张好古“一个字没写,弄个第二名”。四、高升;魏忠贤的群臣误会张好古是魏的亲戚,于是联名保荐瞎吹捧,冒牌进士高升为翰林。五、“加升三级”:魏忠贤篡权事发未能免死,张好古反因别人代写的一副对联受到崇祯皇帝的宠幸,“加升三级”,官运亨通,登峰造极。故事到此结束,作者痛骂一声“一群混蛋”,好不痛快解气。
    显然,作者是一个高明的讽刺大师,每一个情节的设计,每一个“包袱”的组织,都出乎意料地引人发笑。这说明情节安排巧。“包袱”甩得响,讽刺救果好。一个个笑话无情地讽刺了皇帝的昏聩无能,宦官的专横跋扈,群臣的趋炎附势。我们在一片笑声中看到了社会的黑暗和官场的腐败,认识到封建统治阶级的罪恶本质。这是讽刺力量所揭示的深刻的主题。
    所谓讽刺,无非是看取人生,揭去遮羞,将“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使其“露出麒麟皮下的马脚”(鲁迅语意)。然而要做到这一点,确乎离不开借助夸张手法的运用。《连升三级》在人物、情节、语言等方面都具有一定程度的夸张。通过夸张,暴露黑暗、打击邪恶。
    作品的主人公不是屡试不中的范进式人物,也不是穷愁潦倒的腐懦孔乙己式人物,而是“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上来”的纨绔子弟——张好古。这样的人偏偏要进京赶考,竟能“金榜题名”,官运亨通,连升三级。而这一切连张好古本人都不明白,始终处在糊涂懵懂之中。这些围绕着张好古其人组织的题材、安排的情节都带有艺术夸张的色彩。语言也不例外,不论作品中的人物语言还是相声演员的叙述人语言,都表现得诙谐有趣。如相面的明知张好古目不识丁,却吹捧说:“这位老兄……可做国家栋梁之材。……如要进京赶考,保你金榜题名”,“得中前三名”。几句话,一个阿谀奉承、江湖气十足的相面人形象活脱脱出现在读者(听众)面前。“狗少”张好古撞见魏忠贤时说:“……要是晚了,进不去孝场,不就把我这前三名耽误了吗?”狂妄、糊涂,却又自作聪明的蠢材,确实可笑之极。很显然,夸张在这里发挥了作用。
    从表面上看,这一切似乎都是离奇的,不可信的。但我们想一想张好古活动的社会环境就不难理解了。皇帝昏庸、宦官专权、满朝文武吹捧拍拉,基于这种环境,张好古的发迹就完全符合封建社会的“情理”。因而夸张是真实可信的,讽刺艺术的力量也是强烈深刻的。
    作为教材的文艺作品,我们不能不考虑其对现实社会的认识作用。《连升三级》不仅讽刺了明朝末年——那个最黑暗的封建社会,它的政治讽刺的光芒仍然直射到今日社会的某些阴暗角落。
    “历史上往往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古有目不识丁的浪子张好古连升三级,今有破窗进考场并交白卷的张铁生当“英雄”;古有不学无术的无赖魏忠贤挟持国之重器,草菅人命,今有“四人帮”一伙,玩弄权术、欺世盗名,篡党夺权。教师常以“前途”、“理想”教育学生助人为乐,造福于人类。然而十年动乱中社会上尔虞我诈、吹牛拍马、极端自私自利的某些歪风邪气,却把一些天真幼稚的青少年引向歧途。我们耳闻目睹的许多怪事,究其根源,主要是封建主义的余毒,可谓“源远流长”。对付它,法律的效能往往不高,讽刺却有一定的力量。正如普希金所说:“法律的剑达不到的地方,讽刺的鞭子能够达到。”因而重视讽刺的力量,用讽刺以鞭笞不正之风,可以发挥文艺的战斗作用。
    赫尔岑曾经说过:“笑是最有力的破坏工具之一”。教学讽刺作品,那种黑暗、龌龊的社会阴影,种种肮脏的成人行为和世俗,撞进了天真直率的青少年的感观世界,自然会爆发出一阵阵爽朗激愤的笑声。让那些沿袭封建主义搞不正之风的人,在孩子们的嘲笑讽刺声中脸红心跳,并对自己的行为有所收敛吧!
回复

举报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使用高级模式,上传图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