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航论坛
[刷新] [返回框架] [打印存档]

主题:[求助]霍尼韦尔民航维修种种黑幕

意见建议

楼主    [求助]霍尼韦尔民航维修种种黑幕   2018-01-13 13:10:35.0

我是王勇俊,上海机轮刹车维修站点质量/HOS经理。公司全称是上海东联航空机轮刹车大修工程有限公司,简称上海东联。已经在霍尼韦尔电子厂和机轮刹车厂工作近15年,履职于工程、营运、健康安全环境、质量和HOS。我想分享下一些无耻傲慢的霍尼韦尔航空航天供应链亚太区领导是如何疯狂表演制造虚假数据来追逐绩效指标并驱使员工长期大负荷和压力下工作。所涉及的四个公司都是银牌工厂,而上海东联拟于2018年1月中旬进行世界级工厂认证。但我并不认可,公司问题多多,资质存疑。
航空电子的猫腻:(本人于2014年6月内部转至上海东联工作,2005年至2014年期间在上海电子厂)
1、新加坡航空电子厂责任经理/运营经理(Tan Woon Kit / Chan Seong Keng)时常请上海电子厂责任经理(后:江海军或前:刘绍成)修改所要求的交付日期以挽救OTTR(客户所需交付期)。
2、上海电子厂经常在上海电子厂责任经理(后:江海军或前:刘绍成)指示或默许下修改所要求的交付日期以满足OTTR。有些通过业务部门,有些是客服,有些工厂开卡人员自己改,还有些未通知客户。
3、上海电子厂经常在上海电子厂责任经理(后:江海军或前:刘绍成)或时任中国区制造总监段波指示或默许下尚未报价客户,免除客户费用或CBM的口头承诺进行发运以实现OTTR。
4、外部返回基本从不报告,年均在两位数。例如,时任中国区制造总监段波知道在上海电子厂,大量TPA-100A/B损坏被客户退回并转运至西雅图或新加坡进行维修。但是从未有一单被处理为外部返回(邮件暂附3单)。轻松实现0 PPM或极低PPM。
东联安全/成本:
1、上海东联没有正确处置危废(油漆废砂灰),量太大而供应商处理能力不足。自2016年以来,各种袋装放在休息室(老吸烟区)且长期上锁以逃避内外部检查。并未放入危废库中。
2、2017年上海东联引入新喷砂丸以除漆并降低成本。一度讨论是否为化学品但否决。使用后员工抱怨刺鼻气味。在2017年第50周的T4会议上,健康安全环境经理曾云水报告,检测发现含有超量30倍的甲醛。
3、2017年11月底HSE审核并宣布通过。但实际上,大量数据及记录等造假。包括大部分的培训、检查等, 特别是三年性的。10月和11月主要工作就是做数据。即使在审核期间也是在补签字和记录。事故被从分层会议板上去除,因为来不及做根本原因分析和纠正措施。例如,个别审核员提及刹车试验台未纳入密闭空间管控范围,但当时被制止。当时有雨天,胎皮库积水,也未报告。
4、2017年,车间员工徐洁口头反馈危废收集临时工直接将废液倒入洗手间。
5、除审核期间外,其他时间点,部分员工及管理层并不佩戴防护设备,特别是耳塞或呼吸器,只是审核期间象征性地做做样子。审核结束后,健康安全环境经理曾云水在T4会议上抱怨,但收效颇微。文化建立形成谈何容易。正如我的直线经理,亚太区HOS/质量总监段小刚所说,上海东联擅长于运动,但无力于保持。
6、为迎接世界级工厂认证,上海东联在2017年进行了大规模装修整饰,可谓不惜血本。在经理会上被告知已超百万人民币。兄弟工厂笑称世界级就是整装修加好指标吧。中国区航空航天部门员工很多知晓2019年东联将寻址另迁。明年就是霍尼韦尔与东航合资合同续约谈判。东航常驻副总王大炜就抱怨一来未经任何审核,特别是董事会,二来有必要如此奢侈吗?
7、装修期间,很多东西被拆除无法找回。这样导致另一轮大开销。例如,原有安灯系统的接收器在刷墙中消失。本来10月初三家供应商中选了一家准备在11月前完成,报价在两万美金。但19月被中国区制造总监江海军叫停并告诉上海东联责任经理蒋金福,如果世界工厂认证当天被问起安灯就说当天刚好坏了。。但张江总部江海军和段小刚又在12月7号要求12月22前必须完成,就是两周多一点时间,包括向美国申请资金。故公司申请了四万五千美金再建崭新系统,众多供应商中霍尼韦尔SPS承诺可以完成并且是内部的可信赖一点。实际上本月22号前完成的要求极不合理,目前是只能把所有采购合同下单并完成收货以关项目。否则钱就没了。2017年最后一周,系统仍在安装调试中。
8、2015年我曾经递交过危废废水循环项目,报价五万美金。可将废水转为饮用水可再次利用于车间做探伤或清洗。但由于采用双氧水做处理媒介被美国拒。2017年申请花费十五万美金上全新项目。我未见过该报价,据说含新环评费用2万美元。但处理后仍含化学品。并被告知不提供第三方检测报告。未做测试前,暂时无人知晓含渗透剂的处理水是否可有效用于渗透探伤。项目本身并未严肃对待。目前该项目10月份设备安装后并未验收。
9、原环评申请于2006年,但每年的产量剧增(刹车从800台到3000台,机轮从6000到8000)。但这些年来一直未做新的环评,而环保及生产安监部门并未完全了解到这些情况。
中国区工厂的交付/质量:
1、亚太区HOS/质量总监段小刚曾2017年9月中旬午餐时向来上海做AS9100培训的Barrie抱怨“质量,霍尼韦尔谁还在乎?!只有交付期、周转期、在制品和过期品才是关注点。” 吴Susan、杨晓波、王春华三位教员和我列席,上海电子厂田亚丽后到。
2、上海东联为加速交付改进周转期,责任经理蒋金福进行探伤检测,营运经理顾衡(即生产经理)参与轮毂清洗、机轮组装和分解。两人均未授权,这些工作由其他员工签署。
3、上海东联接收一些菲律宾厂员工来长时间在东联工作,如Chris和Alex。他们是苏比克工厂授权人员但并非东联授权人员。通常他们来一个月并多次发生但并未获得中国政府工作许可证。张江HSE人员吴亚曼发现该事件,但被责任经理以在岗培训回复。实际上他们是苏比克工厂授权人员无需培训且上海东联未提供任何培训记录给他们。接下来按要求还会让他们再来工作,并将工资和各种费用由东联承担。目地在于提高苏比克劳动效率并避免人员缩减。同时他们工时不纳入东联劳动效率计算,可相应改善,并降低车间沉重的工作负荷。
4、上海东联长期雇佣了一些临时工。他们没有授权但工作于机轮清洗、动盘打磨和涂抹防锈油等等,类同授权人员。他们会大量加班,每月多时七八十个小时。
5、HSE审核期间,来自菲律宾的Chris和两个临时工被安排上夜班以避免露馅,被审核人员看到。
6、上海东联邀请霍尼韦尔南京或苏州工厂员工来上海东联进行大量未经授权就上岗的工作。
7、为保证好指标,上海东联营运经理顾衡和责任经理蒋金福经常要求货运商(恒路)把接收进厂的客户件拿走。原因种种,如缺件、缺人、没合同或控制在制品。
8、有些工作单在未取得客户报废批复前上海东联直接在SAP系统关闭以控制指标或其他理由。有些长期悬而未决,二月份的由于客户异议尚未处理完争端。如附件中的B9676,快一年了。
9、有些工作单在未取得客户报价批复前一些工厂直接发运。
10、一些件在未做探伤检查上海东联就已经发运并由客户接收。
11、为指标或其他,上海东联加班完全失控。放行人员、库房人员或车间人员可以从早上八点半工作到第二天凌晨一两点。而当天晚上十点十一点比比皆是。特别是放行人员和组长,加班总数难以想象。严重违反政府要求,如中国民航管理局和劳动监察部门。临时工加班也是如此。霍尼韦尔的南京、苏州同事不愿意加班,以后就不再邀请他们了。
12、东航云南抱怨刹车序号B0739爆胎,原因在于漏铆。东航工程师崔相国调查后认为是该员工手曾受伤导致的人为因素。但我认为还有一些理由,但沟通时被东航工程师责骂。工厂现场调查并未约谈互检人员和放行人员。另外手册要求并未满足,主要是铆接墩头直径1.3倍。为此也咨询了霍尼韦尔美国工程师,但未获得满意答案。大量不合格品仍在发运装到飞机上。实际上考量到每日产出,会发现远超生产能力。特别是月底关帐,发运数量令人咂舌,无法相信,屡创新高。B0739在10月25号完成,当天共完成30个左右刹车。何况当时有员工休假,人员减少。
13、从最新价值流板上,刹车生产能力是每天10个,节拍时间是42分钟。但今年已经三次超过30个。今年已经21天超过20个且有连续几天达成,如9月28号21个,29号21个,30号27个。
14、从最新价值流板上,机轮生产能力是每天28个,节拍时间是15分钟。但今年已经五次超过50个。巅峰分别是77,65和57个。且有连续几天达成,如8月18号50个,19号65个和8月24号41个,25号57个,26号77个。
15、一般而言,外部返回工厂不会报告出来。不仅上海东联,同样适用于其他维修工厂,譬如上海电子厂。维修合同会有外部返回投诉,但基于指标压力选择性忽视。2016年8月,我在上海电子厂交叉审核时,质量经理田亚丽就告诉我很多飞行数据采集组件由于技术薄弱而0小时装机返厂。
16、2017年我们客户抱怨前轮质量问题,序号B24344。内外侧轴承装反不能装机。但公司不允许报为外部返回。而由于外观损坏导致直接接收被拒返回的举不胜举。
17、同样一个较大问题是东航云南投诉B737NG的前轮。工厂始建以来,工卡胎压要求一直是165psi。但手册要求是210psi。最终在2017年客户惹恼,大量拒收并返回。
18、由于求快,怪事之奇令人惊叹,譬如,领料单还没打印出来,这边厢机轮已经充完气待保压测试了。这是十分容易发现问题的,只要比照工卡、领料单和SAP。
19、工卡签署即使说破口舌,费尽心思也是无济于事,从来没有被认真对待过。如果翻看2016年9月前更是惨不忍睹。大量的作业者或检查者漏签错签。数不胜数,不可思议。更荒谬的是有些工卡作业者和互检者是同一人。美其名曰,节省时间,互检基本从未执行就是下道工序人员盖个章。三番几次想取消放行人员授权,基于他们未履行职责。但最终害怕暴力,未敢这么做。
20、一些工作并未执行,工序省略遗漏,例如阿洛丁化学处理,过规测量轮毂,刹车大修快卸接头密封圈更换,特别是机轮自锁螺帽扭矩基本从未检查。而放行人员是由于时间太紧从来不做2小时保压测试,就是在工卡上按大致填个估计数字。
21、一些特殊案例是就算被质量检查到也要一个月后才签署工卡的。个别探伤人员会在一张小纸条上大量记录篮子号(追溯用)但没有做一个签一个。那些天他也没签署,下班时遇车祸住了院。等回来以后再签署。有时发生很多还没探伤或盖章已经都组装好、充好气甚至已经出证书或发运。
22、放行人员会去检查/放行区域把所有工卡收集至自身电脑工作台。然后回转去做些实物检查或测试。完了后,会批次性把所有维修报告和适航证书打印出来。签署必要文件后由货运商一起与实物打包运走。但对于工卡逐项检查及自身签署,则可能是第二天甚至几天后。由于时间限制,根本检查不出问题或根本就不检查。有一次由于请长假,两周后才检查签署。
23、工卡也是一次性十来个生成。2016年9月前用Access时更甚。2016年9月后采用Excel有所改观。
24、公司劳动效率非常高。机轮组有些星期超过200%,就是一个人干出两个人的活。计算基于固定标准工时但实际产出由于一些工序缺失而剧增。同样也来自于长时间加班却每晚只计算3小时。
25、2017年4月初,在苏州HOS OTC培训时我曾告知江海军,公司责任经理的直属领导,关于公司质量问题和个人困惑。他没有主意,只说让质量工程师多去一线。他在那时也提及2017年3月底关帐那周,厦门霍尼韦尔太古厂一周维修发运9台APU,没有完整测试,只是抽检。他责备了责任经理Bill Hu这种可怕的行为。但我认为,在不能正确对待关注点后,一切都失控了,特别是安全和质量。目标只是周转期、在制品或劳动效率。而安全质量并非第一优先级。有也只是口头秀,口是心非。
26、在2017年4月19号,我组织过参与者为组长、车间主任、营运经理、责任经理、质量工程师和人事经理的会议。通过讨论,我们意识到偏面追求周转期和劳动效率是不对的。我们基本达成共识刹车每天生产能力是12个(价值流图10个),每天生产能力是20~25个(价值流图28个)。即使这样,机轮小零件工作人员还是说15个有可能,但基于手册和工卡要求,25个是不可行的。可惜的是,第二天早上,责任经理就找我谈说不可能接受如此低的产能。因此什么也没发生,我们机轮就可以突破70、刹车突破30了。从此,车间不再信任我,因为我无法减轻他们工作压力。同时他们也告诉我,我又不能负责他们的加薪和奖金,他们为什么要听我的要求?我也无法再获得尊重和信任。上海东联彻底失控了。
27、有时候一些来访者会很好奇,例如东航崔相国,为什么在如此巨量的产出下上海东联还能有令人惊奇的周转期。谁能完美诠释呢?我们应该是在现代工厂,不是家庭作坊吧,做一点漏一点,省事至上?
28、2016年3月,我们的唯一的质量工程师陈胜决定离开,因为每日工作中无数疯狂的事情在发生,他害怕了。毕竟是民航维修行业啊。他也向责任经理、人事经理和我分别表达了他的担忧和不安。留下一个实习生与我相依为命。2017年9月和10月,两个质量工程师也陆续离开,从此不再担心受怕,与恐惧为伍。其中一个离职面谈,郭人,问责任经理为什么要如此努力追求指标。从公司客户协调员袁晶反馈来看,客户根本不在乎这个周转期指标。如此不合理和荒谬,真是反人性了。
29、在上海电子厂,由于人手短缺,他们会在没有合盖检查就做完最终测试。毕竟开了白班和夜班,没有这么多授权人员。很多都只能第二天或更晚才能签署,却没有真正去做过检查。而疯狂的是竟然开过三班倒。
30、有时候上海东联责任经理蒋金福会质问为什么内部返回数量这么少。之一是放行人员基本不汇报。再者哪怕质量人员自己发现开了纠正措施要求,营运经理顾衡不愿意做原因分析和纠正措施。最后还是质量人员单独完成。其实我们有大量的关于质量问题邮件群发给组长、营运经理和责任经理。很多也抄送了人事经理江珂。可惜的是从来没有积极回应甚至一丁点回应没有。
31、两个库房人员冯黎明和朱毓思也经常加班加点,太多的工作负荷。冯黎明, 其中一个经常是早上7点就来了。不管如何,一个月局方规定36小时加班真是杯水车薪,远远不够。还有一位涂君明,每天潇洒自在,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用来。
32、为了改善周转期和控制库存,物料部总是从第三方,航空公司,甚至未经批准的供应商,例如化学品销售商。也外借航材给第三方。经年以来,一些外借件难以拿回。相应地,一些件由于停产或其他原因难以返还。2016年底,我们曾与胡华、王宇勇和杨晓伟讨论过解决方案,但无能为力。
33、上海东联获得了自2016年6月起设立的航空航天供应链亚太区的所有18次最佳工厂称号,即2016年6月至2017年11月。也是2016年的最佳工厂。而揭开故事的背后,多少血与泪,哀与愁。
员工/客户:
1、优秀员工评比非常糟糕。只有经常加班并且毫无安全质量意识的车间人员容易被提名并通过。2017年11月有一次经理会,我刚讲完放行人员对工卡检查极不负责,各种幺蛾子都有。可马上就是营运经理提名他们俩为优秀员工。两个人都成功了,是当月三个中的两个。另一个是因为HSE的贡献。
2、在2016年翻阅大量手册后发现化学品5948是不能用于古德里奇的一些产品的。它会导致铝件的损坏。所以我们以PD680替代,更安全。但仅仅几天,就被换回来清洗轮毂和其他部件了。如此行径,极大损坏了客户利益,降低客户满意度。。
3、一些车间员工热衷于炒股,一些沉迷于游戏。白天相对效率很低,晚上加班会好一些。
4、2017年12月1号是周五刚刚HSE审核结束,结果12月5号,下周二就是HSE工程师张娟最后一个工作日,裁了。她是精兵减员的牺牲品,即使她一两个月来努力工作。她每周末在公司加班,每个工作日早出晚归。为什么呢?毫无人性。是因为下次审核要三年后了吗?
5、在其他事务中,如果需要员工的努力或帮助,那是可从另一面反映出来。连续数月,车间员工是既享受每天外卖订来的工作餐,又能美滋滋地拿上餐贴。在员工关系调查中,车间员工被安排汇聚一堂,提供食品饮料,然后完成调查报告。这取决于你的价值。一旦价值榨干,就会被扫地出门,譬如张娟。
6、2017年下半年,江海军找我谈了,要求我会电子厂做工程师以支持不断恶化的工厂。同时威胁我,如果我不回去,他就会给我空气球,不加薪没奖金。更甚的是,不是一次,是连续这样搞,直到我妥协。至少来谈了两次。江海军也要求责任经理蒋金福执行他的最高指示,两人多次争辩。
7、像江海军这样的政客是搞不好工厂的。他们的重点是搞人,藐视政策,扼杀天性等等。只有企业家才可以正常经营公司。
8、2017年12月5号,段小刚来工厂,要求责任经理绩效考核放到6 (行为表现低于霍尼韦尔标准,结果达到霍尼韦尔标准),并通过邮件确认告知上海东联责任经理和人事经理。原因在于2月份的内部审核有13个问题,没通过。责任经理辩解该事发生在2017年2月初,并在7月份年中考核放的是5(行为表现达到霍尼韦尔标准,结果达到霍尼韦尔标准),现在这么做毫无逻辑可言。不可理喻的事,基于段小刚的观点,审核问题不仅是我个人的问题,也是上海东联自身有问题,审核员本身也有诸多问题。但是放到6按照段小刚说法是不可避免的。在12月13号,我确认绩效考核结果后觉得愤怒和冲动,决定离开霍尼韦尔。第二天我休假,段小刚批准了辞职。12月15号,我告诉他不辞职并发送邮件,段小刚拒绝。但这肯定不是结局,我相信霍尼韦尔可以正确处理好这些反映的问题并管理好航空航天集团亚太供应链的这些高管们。
9、关于2017年二月份内部审核发现的问题,我们三月份同DNV和FAA审核员面对面都谈过。包括责任经理也列席参加FAA讨论。他们认为内部审核员问题颇多。三个内部审核员分别是杨小波,吴Susan和王春华。五月份新能力申请现场审核时同两个CAAC审核员也谈到这个。九月CAAC年审时问我是否已经结束这些时得知还未结束表示十分惊讶。2017年12月,再次确认了三个审核员能力和知识都存在问题。吴 Susan当时也在席。
10、在2017年12月13号举报前,我致电给段小刚,询问他为什么会给我绩效考核放到6,而在年中是5。他说主要是因为我生病住院。我问他这些年来他因为胃病请的假还少吗?他哑口无言。
11、霍尼韦尔亚太总部对于上海东联的内部年度审核在2017年2月7号至10号。10号是周五,得到大致结果,我当场质疑他们的专业性。整个周末,十分痛苦。13号是周一,我清晨去了医院门诊。测量血压是190/140,当场医生不让离开医院,说随时随地可能发生危险。并护送至住院病房,没床位,用了个加床。同时确认有IGA肾炎,住了两三个星期医院。雷公藤多苷片作为肾炎的处方药治疗。不幸地是,2017年7月份药物中毒又住了两三个星期医院,每天挂七八瓶药水。我无法相信这会成为绩效考核差的理由,但电话里句句扎心。我基本早上7点来钟上班,晚上也很努力加班工作。
12、2017年3月22号,段波、江海军、段小刚、蒋金福和我以及三位内审员一起讨论过一些审核问题。即使我指出他们的错误,譬如记录保存期限,但三位高管位高权重,还是会驳斥我。
13、2017年5月份来自凤凰城的高级质量总监Steve McGinn访问上海东联,告诉我和段小刚,如果再听到一句关于审核员不对的事,他会立即解雇我。原因是基于那是规则和制度。也就是永远不可以对审核员说你错了,永远不可以挑战他们。这一观点在2017年3月段波来上海东联中午食堂吃饭时也提到了,一模一样,不能质疑任何审核员的点点滴滴。当时在座的至少有我,蒋金福和段小刚。
14、霍尼韦尔已经全面部署霍尼韦尔运行体系近10年,以指向真北。但在航空航天供应链亚太区,哪里是真北呢?多么极度悲哀的故事。
15、2018年东联董事会,可以带这些议题讨论讨论。
看了这些恶心病态的行为和结果后,你有什么感想吗?你为你的家人或本人航空旅行担心吗?尤其是像这样的航空业的原厂商都如此无法无天!你还剩下多少的信心呢?请思之思之再思之!
如果可以,我能提供大量的证据,如邮件、SAP、公司Skype聊天、微信和电话录音文件。
我也衷心希望信息可以传递给更多的人,增加一份对于安全的思考。传统媒体和新媒体都有责任去引起对于航空维修业的关注。也期待环保、生产安监、劳动监察、中国民航管理和美国联邦航空管理、证监会各政府部门可以履行职责,让这个行业健康积极发展。彻底清除毒瘤,还蓝天一片安宁。
如有问题,可直接打电话+86 1801 9432 573问我。或者发邮件至wangyongjun1972@163.com。 谢谢!

本帖图片缩略图:
  回到顶部↑ 头等舱    [WAP]   2018-01-13 15:39:59.0
顶上去
  回到顶部↑ 经济舱    [WAP]   2018-01-13 15:51:41.0
实名举报,好,围观。
  回到顶部↑ 3楼    [WAP]   2018-01-14 02:15:47.0
这个给力,顶起来
  回到顶部↑ 4楼    Re:[求助]霍尼韦尔民航维修种种黑幕   2018-01-14 02:47:05.0
行政人员把安全当儿戏,这种行为一定要重罚!
  回到顶部↑ 5楼    Re:[求助]霍尼韦尔民航维修种种黑幕   2018-01-14 04:21:24.0
  回到顶部↑ 6楼    Re:[求助]霍尼韦尔民航维修种种黑幕   2018-01-14 10:33:56.0
实名举报!保护!
  回到顶部↑ 7楼    [WAP]   2018-01-14 11:17:50.0
顶,最好向主管部门举报
  回到顶部↑ 8楼    Re:[求助]霍尼韦尔民航维修种种黑幕   2018-01-15 12:36:26.0
事情要查处。同时对于举报人员要保护好。
  回到顶部↑ 9楼    Re:[求助]霍尼韦尔民航维修种种黑幕   2018-01-15 17:41:49.0
危废循环水用双氧水方案紫腚是更外行的人干的,咔嚓掉正常
  回到顶部↑ 10楼    Re:[求助]霍尼韦尔民航维修种种黑幕   2018-01-16 01:05:36.0


全部看完了,真累。

基本上都是企业内部管理问题,跟外部的飞行安全没有太大关系,说到底就是企业的家务事,这种事在任何一个大企业都存在,只是程度问题罢了,大企业的通病。

  回到顶部↑ 11楼    Re:[求助]霍尼韦尔民航维修种种黑幕   2018-01-16 03:15:03.0
声援!支持!
 共有11 篇回帖   1  转到:
添加到我的收藏夹    [管理本贴]   [点亮本贴(VIP:600/普通4000飞元) ]
快速回复 [请您在发表评论时务必注意《社区发言规定》]

主题: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