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首都机场
[刷新] [返回框架] [打印存档] 注册 登陆

主题:[讨论]在最深的红尘里相遇

意见建议

楼主    [讨论]在最深的红尘里相遇   2013-01-22 16:40:06.0

在最深的红尘里相遇

烟火尘世难相遇,相遇缘浅难离别。

离别又叹难思念,思念又恐心生缘。

【一】

如水的光阴,拎着一缕微岚,在陌上来来回回。清寂的风,在冬日里,延伸着一些足迹,观望了很久,也许行人太多,竟分不清那一行是自己留下的足迹。

浅浅的叹息,流年里,我只是与一行行的墨迹独舞,与谁相遇,也必是前世的回眸一笑。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一直很喜欢这句话,一直都在想,我前世也一定是这样对某人回眸了又回眸才相遇今生。

看一眼自己素锦模样,一脸的素色,一身的素衣,就连笑也透着素的味道。素,一个平静的字眼,如何就那么喜欢。调整型文胸、塑身内衣gdbsq.com聚拢文胸、无痕文胸

昨日,还是一拢暖色调,只是光秃秃的梧桐枝桠随风摇摆几许,阳光依然大朵大朵,没有寒的味道,却让人感觉有春的气息。

今年的冬,雪,像是忘记了我居住的小城,怎么都不肯光顾,因为无雪,心情总是有些干燥,如这儿的气候,渗不出一滴水,风过,也是吹起一些尘粒,干干的没有一丝水份。

又一次抱臂站立在窗前。倚窗而立,好像是一种习惯,也许这样,会让我的思绪可以干净的寻找一些隐藏在心角里的纯净往事。都说往事如烟,可我却不怎么认同,我总认为,有些往事,就是一杯陈年的老酒,时间越久远,香味越扑鼻,我也是这样将攥在手心里的往事,总是在风轻云淡时,拿出来晾晒。


【二】

时光,还是这样寂寂的行走,捧在掌心的茉莉花茶,透着淡淡的清香,凝眸,无雪疏风,轻叩落地窗,挑一滴往事的思恋,望向远方,青黛色的云烟,高过了心能触及的地方,如此就这样在光阴里回首着,一些往事……

那个奔跑在足球场上的男孩子,那个叫朝阳的男孩子,那个在青青校园,在青青草地上,为我弹起那首《同桌的你》的男孩子,一直都这样定格在我的记忆里……

七岁的我,八岁的他,背着书包,跟在他身后,“朝阳哥哥,朝阳哥哥……”一声,一声呼唤的小女孩儿。“你等着,我去帮你摘。”那个就应了小女孩儿想吃杏子而爬上树梢最后摔伤的男孩子,不曾忘怀的记忆,不能挥去的往事,今日,在和风里,冬暖的阳光下,又浅浅的拿出来晾晒。

光阴是一杯平静的湖水,透明却心怀柔情,只等待一缕风过,吹起一波又一波的涟漪,安静的漾起绿色的波纹,那一圈一圈也是记忆深处的年轮,在指尖掠动。

不曾忘记,朝阳的微笑。不曾忘记,母亲去世时,朝阳的手。不曾忘记,朝阳为了保护我而一次次和同学大打出手……

不曾忘记,为了照顾我,和我一起上了同一所大学,不曾忘记,那一声,一声喊出的“朝阳哥……”不曾忘记,我说出的那句“朝阳,我只把你当哥哥”,朝阳的泪……

【三】

落漠的冬,总是带着荒凉的味道,无色的天际,只有白色的云才是主色调,那调色板上,分明调出的也只是黑与白的交替。

远处的二胡曲《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又一遍遍响起……。

红尘相遇,最深,深几许?

常在记忆深处回忆一些旧时光,也许人总是向前看,看的久了就忘记回头了,我却是个喜欢怀旧的女人,安静时,总是会回眸往事,也常会感慨人心的博大与狭小。我常想,我的心亦是大的,也是小的,这一定是一句矛盾的话,可我执着着自己的这一看法。也许心很大,大的可以忘记世事给我的炎凉,也许心很小,小的也只可容纳那么仅有的几人在我的记忆深处。

光阴如水,转身一朵花开的距离也已是霜染青丝,相遇,被唱了千遍万遍,却与离愁轻轻相依。

离别,与朝阳哥哥,在那年的夏季。夏,是个热烈的季节,却透着些许凉意。

大学毕业,一个开心又忧伤,离愁别绪总凝眸的日子,一身素衣的我,蓝色棉布长裙的我,在校园的那棵枝繁叶茂的梧桐树下,就那么轻轻一个转身,留下了在原地泪眼几许的朝阳哥,只因,我从七岁那一年,只喊他“朝阳哥哥”。

【四】

轻依慢吟,岁月无情的抽打着年华,在最深的红尘里相遇,与你?与他?

淡淡的,还是云卷云舒的日月,光阴敲击的窗,有风吟唱。

深深浅浅的岁月,总是一些温暖盈满心怀,在生命的旅程里,只要用心品味,用爱驻足,那一缕阳光,就会永久照耀,也许相隔千山,仰或还有万水,不管你身在天涯,还是飘向海角,都不曾忘记。

浅啜一口初泡的新茶,茉莉花舒展着腰肢。远山,清晰可见雪压顶,也许因为天太晴朗,也许因为今年的冬从不曾炎凉……

悄然,叹息,在最深的红尘里相遇,相遇成今生永久的,不能忘怀的凝望,让我把你望成隔世隔风的模样……
原文来自: 贝丝绮文胸官网

 共有0 篇回帖    转到:
添加到我的收藏夹    [管理本贴]   [点亮本贴(VIP:600/普通4000飞元) ]
快速回复 [请您在发表评论时务必注意《社区发言规定》]

主题:

正文: